123加12

其他的倒是无所谓,就是听了他的话改了志愿就近上了大学后还是比较郁闷的,没有喜欢的专业随便挑了个就去了。老爹一直十分重视我的人身安全,虽然现在觉得自己应该不会遇上啥险情,但从小被老爹的态度影响的就是人生处处需警慎,这一点还是很实用的,毕竟从小到大就丢了两次钱还是疑似熟人作案(这个真防不住)。尚稚嫩的我就被老爹以人身安全及家庭的牵绊留在了身边。
大学虽然没有离家太远,终究也算是离家了,外面的世界稍微在我面前露了个脸。老爹这个时候对我的影响应该是最弱的时候了,好像我的学校他都没有来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性格大都是比较内向多虑的那种,我会在家里感觉到一种隔阂,包括和老爹之间。老爹确实是个想很多的人,甚至我中学时有了早恋的迹象他也犹犹豫豫不敢问我太多,似乎是怕戳中我敏感的小心思。我也一直努力习惯这种状态,就是想让大家相处起来可以感觉自在一点儿。我会去想和他们说些什么比较好,可以有话题聊,但是很遗憾,本身也内向很多话说不出口,说出口的不感兴趣也就过去了。沟通这种事做再多心理准备都没用,时机最重要。
大学开始我基本吃不上老爹做的菜了,老爹一直是大厨来着,之前家里没开饭店了,老爹就一直在家做给我们吃,大学时二伯又开了个饭店,让老爹去帮忙,老爹做事最大的优点就是尽职尽责,虽然是他哥的店子,他也是整天早出晚归的,我和老爹那个时候就是我一星期会次家然后可以见一面,要是不回去就不见面一星期一个电话,常规问候。怎么说还是有点心理负担的吧,所以其实在外面不待家的日子对我来说有时还是种放松。

风很舒服,我大概要长啤酒肚了。我们家里生日都聚在了一起,这个月不知道喝了几次酒了,胀。咳嗽起来了,喉咙小矫情,有个什么不舒服都忍不住反应出来。
人还有点儿晕晕的,毕竟也还没喝过几次酒,我们的小孩儿好像都是一下子成长起来的,高中毕业甚至到了大学都是禁止恋爱,到了“适龄”,一下子就可以结婚了,喵喵。我是直到现在仍然被爸妈认为是不可以喝酒的年龄,奈何家中兄长怂恿,自己又比较馋。所以酒真的这么容易上瘾吗?我这个没喝过几次酒的人每天都想灌两口低度酒,也是现在酒精饮料比较多吧,比较吸引。
今天是我老爹生日,五十一个年头,我比较不太想去知道他已经是这个年龄了,在我比较小的时候,这个年龄就是老年阶段可以退休的年龄了,老爹现在还没有退休,每天仍然勤勤恳恳的工作。老爹在我成长过程中从一个比较高的有点带圣光的位置上逐渐地落在了地上在我们身边。
我不知道是在我出生的哪一年老爹开始有了变化,我从小到大关于老爹的记忆里比较暴力的画面只有两个(不涉及心理方面忽视掉的地方),大概是在我记忆开始形成的时候,老爹已经是那个以家庭为重的男人了,所以我无法把关于他的比较暴力的一面记忆延续下去,那记忆便被不断堆积的后来压下去,变成了一副画面,有段时间我都怀疑过这两幅画面的真实性。
小学送我上学给我扎头发的是老爹,中学给我送饭接我放学的是老爹,高中租房陪读的是老爹,我一直会觉得有很多亏欠于老爹,对他的话总会多听些。

夏天又来了。好久没有在家里感受过夏天,回想起来,这几年的夏天好像都过得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日整天吹着空调的缘故。
今年夏天没有更热,但很闷。地图上的湖北很忧伤,周围一圈雨水包围,自己没雨也只能整天耷拉着脸,倒跟他们一样好多天没见过太阳的模样,没个痛快。
一天里就凌晨时分有点凉意,早上起来换个空气倒是有点儿精神,只气温一升便好像被蒸干了水分全身脱力,又闷着一身汗无法呼吸,早上刚有点儿活力一下子也折腾没了,整个人耷拉着望望天皱皱眉。风倒是有的,只太任性,刮一会儿休息下,倒像是也没了力气。
刚过午饭,整个人就昏昏欲睡,晚上倒也没少睡,只这夏日也太黏糊,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一觉醒来天儿还亮着,看时间却已到了晚饭的点儿,天儿热哪有什么胃口,随便准备点儿出去溜达溜达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都睡了一下午恢复了精神,这会儿大家都跑了出来,小广场上一群群聚着,要开始跳舞了,唱戏的小台子搭着,人还没到齐,气球垫子早搭了起来,一个个小毛孩儿在里面蹦哒,也就他们这天儿也不嫌热,什么时候都想在外面蹦哒。
马路上也三三两两闲晃着,烧烤摊子排着队,小酒铺外坐满着人,明儿倒是想出来吃烧烤了。月亮闲闲地搭着,这好味道它可尝不到,就饱饱眼福吧,看你周围云彩妹妹多漂亮啊。

家里有一个适龄未婚男青年,没责任心,懒到我都不愿跟他讲话。然后我今年在家很常听到这样一句话“男孩子嘛,结了婚就成熟了,懂事了”( •̀∀•́ )
去你大爷的,这啥想法,这是想给自己找个儿媳妇啊还是想给你儿子找个后妈,自己的孩子自己教,天天宠着惯着,现在惯出毛病了就想着找个倒霉蛋儿给塞出去,为人父母究竟是做什么的,不会教就别生。叫人好好一姑娘给当保姆,多大脸啊你们。
这种看法其实在父母中很普遍,好像不管多糟糕的孩子结了婚了就能转性,确实,结婚之后有了负担,一些人会变得稳重一些,更有责任心。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觉得这样的孩子不好那就自己从小好好教,多点儿耐心,教好了以后受益无穷,教不好您老连养老的都没有。
这其中还有个问题就是,这种说法普遍是针对男孩子的,为什么不这样说女孩子,因为女孩子普遍都很懂事在结婚有了更大的负担之前,平时就会主动替父母承担家务。相比于男性,女性更多的在小时候就被教导多帮助家里做事,女性承包家务也依旧是社会主流,尽管现今社会,女性已同男性一起承担起了养家的义务,但是人们的观念依旧没有突破。人们对于男性女性的主观印象没有变化,“男主外,女主内”“男孩子要活泼些,女孩子要文静些”……女生从小就被要求多帮助父母承担家务,而男孩子却可以随意跑闹,长大后,同龄的女孩子已经可以担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而男孩子却仍处于孩子性状态。这种状态下,真不是女孩子不想结婚啊,谁想给人当“后妈”啊。

憋不出来了,片段灭文吧,以后再连起来。
………………跟胡雅兰聊天

二十五长大后才反应过来应该不是太穷,毕竟零四和二十九当时经营着镇上唯一一家蛋糕店且近十年间没有竞争,一到节假日生意忙到飞起。他们应该只是没有意识罢了。
二十五在成长中愈加地文静起来,之前只单纯地不在家里表达意见之后来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轻易流露想法,然而那时的她是没有什么伪装功力的,刚刚抿住了嘴巴,眼神却做了叛徒,自己都觉得拧巴,更不想说话了。二十五的贪玩是从小跟到大的,二十五比同龄的孩子思想上要早熟些,初中的很多个周末午后,坐在床上,看着外面日头满满偏西,想着死亡,不知道会怎么死去,二十五不想死的太早,她感觉自己想做好多事情,可是又不知道做什么,她从小就崇拜英雄,特别是我们的革命烈士,可是时代不同了,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去寻找他们的踪迹去追随。她比起其他同龄人来爱看书些,每次教科书一发便拿着历史书从头翻到尾,二十五记忆里一直有个中华上下五千年,是她小学时在大姑家里过暑假趁着午休翻完的,可是更多的时候她连书都找不到,镇上都没有一家正规的书店,让二十五更加气愤的是零四他们不给买衣服就算了,可是就连二十五想要买些书都不能如愿得到,零四一般给二十五买的都是与学习有关的辅导书和作文书,虽然每一个小故事二十五都会认真看完,可是还是不够,她都翻了好几遍了,二十五当然不会告诉零四他藏在家里的武侠小说都被二十五翻出来看过好多遍。二十五现在想起来真想穿越回去,小时候那股子劲儿越来越淡,越长大书多了却看的越来越艰难。想要却得不到,二十五渐渐变得有些认命,她后来对自己说反正自己以后不会像街上的流浪汉那样没吃没住,家里的房子又不会跑,再怎么着自己也能找到工作有饭吃,于是愈加放肆地玩了起来,只是求而不得的痛苦却并没有减轻,是不是跑出来扎上一针。

小学对于二十五来说是比较纯粹的幸福时光,中学的二十五是带着苦逼的幸福时光。
二十五因为是孙辈中唯一的女孩,小时候确是得到了很多关爱,二十九的说法是小时候除了喂奶,基本不需要她抱。叔伯姑姨都是挑了好东西给她买,二妈甚至是连袜子都给她准备好的,基本是不让二十九费什么心。二十五一直觉得是因为这个,所以零四和二十九一直都不觉得孩子有物质生活的需要。对于二十五来说,幸福消散的有些快,未记事时,那个会给她准备小袜子的二妈就和二伯离了婚,腊八跪下来求她也没能让她留下来,两个孩子自此被腊八带在了身边,二伯也在外面越来越忙,一年都回不了几次家。姑姑原在的企业效益也慢慢变差直至倒闭,开始为生计犯愁。零四和二十九在这段时间倒是不发愁生计,只是因为生意比较忙,他们开始住到店子里去了,二十五和十三还有两个哥哥的衣食住全交在了腊八手里。没有人再关心二十五有没有漂亮的衣服穿,除了二十五。
初中的二十五正是开始在意自己外表的年龄,可以没有人可以帮她解决问题,除了过年,腊八,零四和二十九都没有主动跟她说过需要买衣服,她自己也就把这当成是正常的,哥哥的衣服她都穿过,天知道二十五多想有个姐姐。可是到了学校她就知道这不是正常的,有同学问她为什么穿着男孩子的衣服,二十五脸烫烫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有初一时那个可恶的小板凳,不知怎么的二十五就分到了一个钉子老冒出来的小凳子,二十五大大的运动裤被划了好几个洞,下了学急忙从小路回了家,勤劳善良的腊八同志秉持着劳动人民的艰苦朴素精神替她把洞洞补了起来,男士运动裤对于二十五简直就是噩梦。
有一次零四和二十九两位同志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买了好些衣服在店里让二十五过去试,二十五很开心的过去一看全是男生款式,一下子就焉了拒绝试穿,二十九嘀咕着明明熊熊(二十五的弟弟)穿就很好看呀。二十五很苦恼不知怎么才能让二十九明白熊熊是男生,您面前站的可是姑娘。
二十五一直觉得自己家里很穷,比一般家里要多出来的人数,加上零四和二十九几乎从来没有提过除基本生活需求之外的消费行为,二十五潜意识里觉得零四和二十九很辛苦,家里很穷,所以除了学费之类的需要,二十五一般都不怎么向他们开口,很难。

至今,零四他们都不知道二十五究竟是为何转了性,小时候的土匪气息一丝不存(二十五os:在你们面前没有),零四经常会想是不是那次家庭教育重了点儿,以致取得了反响效果,二十五表示不记得那次惨烈事故,不过零四挥着巴掌未落的画面倒是还存在二十五的记忆里。
二年级后二十五没有在遇到过对她冷眼的老师,在二十五现有的记忆里,那是一段异常温柔的时光,当然得抛开每个人年幼时都会做的一些傻帽事情去想。
时间似乎可以无限消磨,阳光在记忆里大块披撒,院子里的老藤椅吱呀着,要先看看上面有没有毛毛虫再坐上去,和腊八还有小伙伴儿一起下一盘走不完的窝……
从一楼到四楼,一年级到六年级,二十五的小学要结束了,没有任何需要准备的东西,一场考试后二十五上了中学。时间稍微紧张了起来,但是周末对于二十五来说还是很悠闲的。

二十五今年二十五岁。小半辈子的记忆并没有保留多少下来,事情依旧一天天经历着,记忆却似已提前衰退,有时候过着过着恍然不知何夕,想着想着却不知该安插在哪段时光中……
二十五最早只模糊记得一些小学二年级的事情,大概是那个眉眼清晰的数学老师给她的印象太深。二十五没有留住的记忆里她是个“土匪”式人物,一言不合就开怼,邻里周围和亲戚,长大后最爱跟二十五说的是你小时候是怎么怎么骂人的,二十五表示很委屈,妈的一点儿印象都没了,现在也想骂可是二十五已经是个“乖宝宝”了,在她有记忆以来。但是小学二年级的二十五还是很讨人喜欢的那种,长得漂亮人也乖巧,现在的二十五表示自己有点儿长残了。
镇上的小学都是一条街上的人家,没有什么坏心眼,以至于现在二十五看到那些校园暴力的新闻表示十分震惊以及幸好自己早生了这么些年。二十五每天虽然要去上学也是比较开心的,除了对着那个每天描着眼线红嘴唇的老师,二十五很是记得她的冷眼,不管二十五跟她说什么事情都会从她哪里得到冷眼,二十五很委屈年幼的她不知道要跟家人说这些,只是单纯的认为老师不喜欢自己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长大后二十五琢磨着她是不是零四的某一任对象,以至于对二十五挟私报复,二十五后来跟零四和二十九说了这个,零四很委屈,二十九快笑死了,最终也没有得到确认,因为他们都不记得那个人究竟是谁,二十五也不过记得她每天描着的眉眼及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