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加12

风很舒服,我大概要长啤酒肚了。我们家里生日都聚在了一起,这个月不知道喝了几次酒了,胀。咳嗽起来了,喉咙小矫情,有个什么不舒服都忍不住反应出来。
人还有点儿晕晕的,毕竟也还没喝过几次酒,我们的小孩儿好像都是一下子成长起来的,高中毕业甚至到了大学都是禁止恋爱,到了“适龄”,一下子就可以结婚了,喵喵。我是直到现在仍然被爸妈认为是不可以喝酒的年龄,奈何家中兄长怂恿,自己又比较馋。所以酒真的这么容易上瘾吗?我这个没喝过几次酒的人每天都想灌两口低度酒,也是现在酒精饮料比较多吧,比较吸引。
今天是我老爹生日,五十一个年头,我比较不太想去知道他已经是这个年龄了,在我比较小的时候,这个年龄就是老年阶段可以退休的年龄了,老爹现在还没有退休,每天仍然勤勤恳恳的工作。老爹在我成长过程中从一个比较高的有点带圣光的位置上逐渐地落在了地上在我们身边。
我不知道是在我出生的哪一年老爹开始有了变化,我从小到大关于老爹的记忆里比较暴力的画面只有两个(不涉及心理方面忽视掉的地方),大概是在我记忆开始形成的时候,老爹已经是那个以家庭为重的男人了,所以我无法把关于他的比较暴力的一面记忆延续下去,那记忆便被不断堆积的后来压下去,变成了一副画面,有段时间我都怀疑过这两幅画面的真实性。
小学送我上学给我扎头发的是老爹,中学给我送饭接我放学的是老爹,高中租房陪读的是老爹,我一直会觉得有很多亏欠于老爹,对他的话总会多听些。

评论